十佳兵妈妈---高守花

栏目:巾帼风采 日期:2019/08/01 09:27 浏览:

高守花,今年54岁,是邹城市看庄镇看庄村人。她既是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,又是一位伟大的兵妈妈,因为高守花家是当之无愧的“军人家庭”,她家里最亲近的3个男人--她的丈夫和两个儿子全都是军人出身:丈夫周传国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,荣立三等功;两个儿子于2005年同时应征入伍到云南,大儿子周辉现在云南武装警察部队8751部队服役,是四期士官,荣立三等功两次,多次被评为优秀士官;小儿子周荣在云南装警察部队8750部队服役8年后退役,现在云南省红河哈彝自治州财政局工作。一家两代人里走出了3位军人,这多亏了高守花这个“后勤部长”。

1987年,经媒人介绍高守花嫁给了丈夫周传国,当时的周传国还没有转业,高守花便认定了这个当兵的男人能带给她幸福,“俺觉得当过兵的男人踏实肯干”想起当初的决定,高守花说。但是家人却很反对:当兵几年没有干过农活,在以种地为生的农村,女儿将怎样生活?经过与周传国的多次接触了解,周传国肯吃苦能吃苦的优良品质打动了她的父母。嫁到周传国家以后,虽然他们排行老二,但是因为高守花勤劳孝顺,公婆一直都愿意跟他们生活在一起。高守花对待公婆就像自己的父母,几十年来如一日,如今婆婆已有83岁高龄,年迈体弱多病,她依旧不离不弃的端饭喂药悉心照顾老人。

高守花的丈夫周传国2004年进入看庄村村委任职,村里的工作零碎繁忙,当时两个儿子还在读书,家里公婆年龄大了,家里地里的活都由她干,她也毫无怨言。

2005年,她的两个儿子同时应征入伍去了云南当兵,谈起当时的情况,高守花说两个儿子一下子都送走了,既高兴又伤心,心里空落落的,起初她是有点埋怨丈夫,觉得丈夫不近人情,好歹留一个儿子在家里,后来她慢慢想通了,男子汉就该出去锻炼一下,自己当初不正是因为丈夫当兵才选择的他吗。高守花的两个儿子,大的19岁,小的18岁,都是第一次离家去那么远的地方,刚到部队的两个孩子由于地域差异,生活不习惯,水土不服经常生病,还很想家,给家里打电话时都会哭诉,这位坚强的母亲在电话这头总是强忍着眼泪,鼓励儿子们坚持,不能打退堂鼓,教育他们要在部队好好干,踏踏实实地做事,不能给家人丢脸,更不能丢了军人的荣誉。其实,哪个儿子不是母亲的心头肉,每次听儿子们说起锻炼时的辛苦或者身体不舒服时,她只会疼在心里,把爱藏在心中,口中却鼓励儿子坚持就是胜利。

在高守花的支持和鼓励下,两个儿子熬过了最初的部队生活,慢慢成长,在部队里表现优异。大儿子周辉,中共党员,现在云南武装警察部队8751部队服役,是四期士官。周辉当兵13年来,荣立三等功两次,多次被评为优秀士官,优秀共产党员,多次获得嘉奖。小儿子周荣,中共党员,2010年二期士官退役,服役8年,期间荣立三等功一次,也多次被评为优秀士官。

作为军人的母亲,高守花付出的要比其他人的母亲多得多。2011年,大儿子结婚了,娶得是老家的姑娘,结完婚后便又返回到了部队。第二年儿媳妇怀胎十月要生产了,儿子要休年假回家了,一家人很高兴,可这时,儿子突然打电话回家说要去香格里拉执行重要的任务,休不了假了。为了不影响儿子的工作,她一边安慰儿子说:“作为一名军人你不只是我们家里的一员,更是国家的一员,在部队就得守纪律,执行任务,家里有我在你就放心吧。”一边又开解儿媳妇,希望儿媳妇能体谅儿子,还逗儿媳妇说以后儿子回来加倍补偿她,在她的劝说下,儿媳妇默默点头,由她陪着安心在家生产。后来高守花的小孙子诞生了,为了让母子俩营养好,她便每天变着花样做儿媳妇喜欢吃的,当儿子回家后看着白白胖胖的母子俩脸上露出了笑容,高守花心里也乐开了花。孙子3岁上了幼儿园,儿媳妇便去镇上打零工,她又承担起了照顾小孙子的责任,四年来一天八趟的来回接送孩子。

现在大儿子周辉还在云南服役,二儿子周荣也在云南安家立业,对于高守花来说,两个儿子离家十几年,她虽有不舍但也早已习惯。村里人都夸她给国家培养了两个优秀的军人,她却说是国家给她培养了两个优秀的儿子。这位谦虚的农村妇女用她朴实的行动诠释着“兵妈妈”这个伟大的称呼。